私人建房致人受伤由谁担责?
来源: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网  作者:赵军军  添加日期:16-10-13 10:50:36

【案情简介】

建筑工人万某和张某等八人受班某雇佣,在县城为王某家修建二层楼房。万某在二楼拆方钢时,因方钢撞到楼顶的高压线使万某从二楼楼顶摔到地面,造成万某颈椎脱位、下颌骨骨折。为此住院治疗,共花去医疗费79581.34元。万某右侧肢体偏瘫的伤残等级经鉴定为七级、下颌骨骨折的伤残等级为九级。万某要求赔偿,班某认为自己已将柱子、房梁、屋面转包给了张某,万某受雇于张某在该工程上干活,因此拒绝赔偿。王某认为自己将房屋承包给班某建造,自己与班某之间是一般承揽关系,且自己不存在选任和指示的过失,所以拒不承担赔偿责任。张某认为自己和万某同为班某雇佣的工人,与其他工人同工同酬,既与班某没有转包关系,又与万某没有雇佣关系,拒不承担赔偿责任。无奈之下,万某向通渭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由班某、王某、张某赔偿医疗费等各项损失261277.96元。

【处理结果】

法院判决由班某赔偿万某医疗费等损失103585元,由王某赔偿万某41434元,由张某补充万某20177元。

【案情分析】

(一)法律关系

本案中法律关系比较复杂,其中王某与班某之间存在承揽关系,万某与班某之间存在雇佣关系,王某与万某等建筑工人之间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万某与张某等其他建筑工人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理由如下:

1、王某与班某之间存在承揽关系。《合同法》第251条第1款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王某将房屋承包给班某建造,二者之间建立的是承揽关系。

2、万某与班某之间存在雇佣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佣活动是指雇员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可见,雇佣关系是雇员在雇主的授权或指示下完成工作,雇主按照约定支付雇员劳动报酬的法律关系。本案中,万某受雇于班某,按照班某的指示提供劳务,由班某支付工资,二者之间建立的是雇佣关系。

3、王某与万某等建筑工人之间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本案中,王某与万某等建筑工人之间没有建立合同关系,不受合同的约束。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房主与工人之间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

4、万某与张某等其他建筑工人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本案中,万某与张某等八人按照出工多少和工种平均分配工资,但他们没有形成固定的合伙体,因此,万某与张某等其他工友之间应认定为合作关系。

(二)责任承担

本案中,雇主班某为雇员万某承担责任毋庸置疑,但是王某也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承包人班某作为农村建房包工头,却没有相应的资质,他手下的建筑工人也是他在接到项目后临时组建起来的。因此,王某在定作、选人上是有过失的,理应对万某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责任划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承包人班某应对万某受到的损害承担主要责任。房主王某疏于查验承包人班某的施工资质,但由于在农村地区没有建筑施工资质的施工队是被普遍认可并接受的建筑队伍,加之法律意识淡薄,很少有人在选择施工队时考虑资质问题,所以,王某应承担次要责任。万某作为成年人,应当预见到在高压线下施工的危险性,但疏忽大意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有一定的过错,应当减轻班某、王某的赔偿责任。因万某受伤是发生在为张某等工友的共同利益施工过程中造成的,基于公平原则,作为受益人的张某应当给予万某适当补偿。故法院酌定万某自行承担20%的责任,班某承担50%的赔偿责任,王某承担20%的赔偿责任,剩余部分由张某补偿。

据此,法院判决由班某赔偿万某医疗费等损失103585元;由王某赔偿万某41434元,由张某补偿万某20717元。

本案宣判后,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且已执行完毕,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赵军军  责编:王永贤  刘宇鸿)